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2008zhangzf的博客

天空虽然没有鸟的翅膀,但我已飞过!

 
 
 

日志

 
 

【桑山纪实】夜色的节奏  

2015-11-02 23:22:14|  分类: 即事小章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 桑山诗抄 

 

 

 

【桑山纪实】夜色的节奏 - 桑山 - 2008zhangzf的博客
 
 
 

夜 色 的 节 奏

——地窝堡夜间停电处置纪实

 

作者  桑山

 

 

 

日历已不知不觉翻到2015111,车间新聘用的厨师回家休息了,这一天的饭就只好自己打点了。

乌东值检工区的孟宪杰自告奋勇担当了做饭的义务,午饭的炒面还是蛮不错的。

到了下班时分,孟宪杰、海山江、山重清一起来到了车间,他们正准备包韭菜鸡蛋饺子呢。

说干就干,司机李国毅擀面皮、孟宪杰、山重清、欧阳昱容包饺子、海山江掌厨大锅。

19:16,急促的铃声响起,“地窝堡马上要停电,请通知做好准备!”值班干部、调度、司机立即响应、开派车单、发动汽车、驶向目标地……

 

夜已降临,灯影摇曳着,车流与心境一样急促着奔波着,都是向着自己的目标进发。

街市的十字路口,红绿灯挑拨着各色的心情,通行与等待角逐着、相持着、泛滥着……

路上,从《乌北在线》看见海山江上传的山重清手捧饺子的照片,饥饿的肚子一下欢腾了起来!这是我们的晚餐!好香的夜宴大餐!

汽车依然在夜的灯影里驰骋,没有丝毫怨言,只想在最有效的时间中赶到地窝堡,确保现场快速进入应急处置工作。

李国毅一路播放着轻松欢快的音乐,仿佛优美的小夜曲,随着车行的节奏和那视频中香喷喷的饺子味道一路抚慰着夜行的脚步夜行的心!

 

经过近30分钟的驰行,汽车已到达地窝堡,但工区的技术人员还在北站,我们又听着女声《在那遥远的地方》向着北站奔去,向着我们的技术人员奔去……

车行至北站门口,乌北工区工长王建省、信号工胡建喜早等在那里,他们带上应急用品立马上车,一起出发赶赴地窝堡。

听王建省说,地窝堡是电务段管内的无人值守站,长期存在夜间停电现象。自乌北信号车间成立以来,自己值班的时候已是第四次经历夜间停电了。

问王建省大概一月能有多少次停电,说有时一个星期多达三四次,不过大多数停电都是有计划停电,工区能够提前安排人到现场处置。

的确,有计划停电还好,要是没有任何征兆突然或者瞬间停电那可后患无穷,如果不影响行车还好,要是耽搁了行车,就不只是下票考核那么简单了。

 

我们到达地窝堡运转室后,第一步就是进行登记,然后按照停电处置流程进行模拟演练,确保停电应急处置标准到位。

因为胡建喜对计轴设备还不是十分在行,工长王建省利用等待行调停电命令的间隙,带着胡建喜从电源防雷箱盒到电源屏各种开关如何调节、标准位置以及轨道电路如何测试等等一个步骤一个步骤进行对标模拟演练和应急准备。

从每一步演练推标感觉到,只要用心上心,按照标准作业,就没有问题。

 

20:48,车站值班员告诉我们,停电得到23:00,大概需要停一个小时的时间,恢复设备得到零点以后了。

听到这个信息,工区职工起初是有些小嘀咕的。但一想,作为设备管理单位的职工得有一种牺牲个人利益,服从大局利益的自觉性呢。

王建省说,“肚子饿了,有点难受”。车站值班员说,现在等在这里也是空等着,人不能饿着肚子干活,你们快点到门口饭店吃饭吧。

我们生怕提前停电,便在车站附近找了个快餐店快速吃了个囫囵饭,立马又赶到了车站运转室等待了。

 

等待总是有着别有的滋味,记得读书的时候知道西方一个喜剧叫做《等待多戈》,那是一种精神世界遥遥无期的憧憬,也许是等待一个人,也许是等待一件事,也许是等待一种永远也看不见希望的幻影。今天,我们也在等待,等待夜间停电的命令!等待恢复设备的那个时分!

时间就这样流逝着,无声无息。我们的等待也是这样流逝着,无声无息。

司机李国毅的家人来电话问吃过饭没有,李国毅回道,我们在地窝堡处理停电工作呢。从电话里传来的声音与李国毅安慰的话语中,知道亲人的关爱在那头像温暖的电流暖和着李国毅的心。

 

自从到乌北信号车间以来,几次值班都遇到应急处置问题,感到最辛苦的除了现场处置人员,其实司机师傅也是非常辛苦的。方向盘把在手上,安全系在心头。要是遇上道路环境艰难,气候状况恶劣,加上夜间行车,辛苦是可想而知的。

在十月份车间安全管理会上,车间主任提前给汽车班提出了交通安全管理要求,熟悉所有站区路况,随时检查保养汽车,确保应急出车快速、安全、可控。

同时,车间对汽车安全风险进行了排摸,制订了符合车间管理实际的交通安全应急预案,强化了夜间出车值班干部履行监管责任的要求,这也给司机夜间出车上了保险锁。

 

地窝堡站的夜色真的非常宁静,只那清冷的光影抚摸着铁味十足的轨道,不时地响起我们来回踱步的节拍……

运转室的值班员也都熄灯小憩了,他们最知道行调命令该什么时候发布,想趁着没有车的空隙修养一下夜班的疲惫。

我们行走在站区的轨道旁,一边看那远近闪烁的灯影,一边默念着夜幕下的心语。思绪像这夜色下的微风,轻飘飘在暗星垂涎的秋梦中。

今夜好像也拉长了时光的距离,等待的心在这时光流逝的节奏中不紧不慢着。心想着,我们能够自由把握多少时间分配的权力!这耗人的等待好像有些无所谓呢。

司机李国毅今天已出了几趟车,连一个完整的单元休息时间都没有呢,听调度说,明天早晨还得拉上工区人员到芦草沟站参加天窗作业,如果地窝堡停电处置太晚了,司机的休息怎样保障啊!

 

时针已指向23:00了,仍然没有停电的命令。到底要等到什么时候? 作为一线设备维护人员,服从指挥听候命令,这是我们一贯坚持的作风。命令现在不到,就让它在路上好好飞一会,反正迟早会到的。

在车站值班室,听到信息,停电往后再推迟四十分钟,差不多得到零点了。

零点就零点,只要有确切的点,再等一等也没有什么。

 

算一算我们从19:16接到调度电话要求我们立即赶到地窝堡做好停电准备,到20:09按时到达地窝堡站,到达现场的时间加起来已有三个小时了。这三个小时要是写文字也会有一大篇呢,要是看电视也差不多看了三集。可我们在夜色紧锁的地窝堡站,看着没有星光的夜幕,触摸着夜风的信息,与站区的灯影,与比邻农家小院的灯影作伴着秋意的酝酿,这个时候有没有鼾声划过宁静的窗帘,把夜行的脚步安静下来!

心里正在盘算时间的时候,忽然听到了从轨道南区的农家小院传来了婴儿的啼哭声。小时候常听父母说,晚上听见婴儿的啼哭声是吉兆。说明人丁兴旺,家有希望。

这夜半的婴儿的啼哭声莫不是也是一种吉兆!是铁路线上夜行工作者平安的吉兆!是铁路通畅四海的平安吉兆!

 

23:20,车间调度欧阳昱容打来电话,询问行调给点的事,她也一直在车间关注今晚地窝堡停电作业处置工作呢。这是车间调度的职责,无论什么时候什么任务,第一时间获取信息,第一时间反馈信息,第一时间处置信息。像一座连结现场与调度指挥中心的桥梁和纽带,又像是照明的灯火,传递着光亮指引的信息。

时间在一分一秒地流逝着,从米泉过来的列车马上通过地窝堡,停电的命令也会在列车通过后发出。听汽笛的鸣响,轰隆隆的轮对碾压声,尖利的钢轨摩擦声,哐当哐当的车厢碰撞声,给地窝堡的夜带来不一样的奏鸣,这是我们熟悉的声音,是伴着时光与梦一起流淌的美妙的铁路交响曲。

列车已通过地窝堡站,几分钟后就会到达乌北站,这是停电的预产期。期望的心急迫着,就像即将见到心仪的恋人,见到梦中的花仙子。 电务车务人员都在运转室等待着路局行调的命令,等待着早点完成信号设备停电处置工作。

 

夜的脚步已离零点越来越近了,看那时针已指向23:42,停电命令仍在不知什么时候什么地方飞呢。

“命令已下达,时间是23:47,车站值班员通知电务人员,王建省、胡建喜马上到达机械室制定位置,按照事先推标演练的程序关外电网、关电源屏、关UPS、关CTC、关微机联锁机……电话报告车间调度已将设备断好了电,等待段调度通知来电恢复设备。

又是一次等待!这也是停电处置的一个重要环节,时间短的一两分钟,长的好几个小时呢。

00:04,调度通知可以恢复设备了,外电网合闸、电源屏打开、UPS打开、CTC打开、监控机打开,绿灯闪烁,设备已恢复正常。

查询电源工作状态,再次核实电源屏、UPSCTC、监控机设备运行状态,一切良好,OK

接下来最关键的是登销记了。车站值班人员按照标准按时销记,最后只等着行调下来恢复计轴设备了。王建省在登销记上履行登记手续。

 

月亮上来了,那半隐半现的月儿,羞红着脸,许是喝了一壶美酒,许是约会了心爱的恋人,即使在有些寒凝的秋夜也掩盖不了那分醉人的滋味。

从恢复设备到现在,时间已过了将近半个小时,等待行调的命令总是像谈恋爱一样很难干脆起来。我知道行调是站在大局的角度思考处理问题,有很多环节需要走到位,有很多关键点要把控好。王建省作为电务段资历最老的工长,已深有体会,也非常能够理解。但是王建省早晨七点还要组织天窗作业,李国毅早晨七点也要到芦草沟去,这些情况是否也在统筹思考的预案中呢。

 

很好!00:39,行调命令下达,车站恢复计轴设备,值班员与米泉、地窝堡、乌北站进行核对、确认,王建省立即到核实机械室计轴设备报警情况,锁闭机械室灯光、大门,进行计轴设备恢复登记。

00:52,登销记最后环节结束。我们就像获得新生一般舒展了夜色的黯淡,渐渐有了一丝轻松的氛围。

司机李国毅好像心有灵犀一般,早把汽车发动了起来,车灯照亮着我们乘车的小路。

1:07,王建省、胡建喜顺利回到乌北站,李国毅还得驾车前行到乌东站车间所在地。

这个晚上,真的,有点对不住李国毅了,我们乘车的还可以放松地休息,他却要全神贯注,把握方向盘,安全行驶呢。

有时我在想,我们常常看见灯光的璀璨,却不知那些电线、支架处在幕后的功德。

 

在返回乌东站的路上,我们一路听着小夜曲,一路聊着开心的话,那一路远远近近相随相伴的月儿仿佛懂得我们的心思,总在灯影迷茫处招手着羞涩的诱惑,令人不忍困倦。有这月儿的心思,今夜的疲惫是不是也会减少几分呢!

还好,路边的灯儿也还没有歇息,那稀稀拉拉的车影也在忽远忽近的路上打着招呼,知道,只要有生活的憧憬与渴望,不管在生命的何时何处总会有同行的足音伴奏着人生的交响!

 

201511119:20-20151123:40纪实于乌鲁木齐火车东站


【桑山纪实】夜色的节奏 - 桑山 - 2008zhangzf的博客

【桑山纪实】夜色的节奏 - 桑山 - 2008zhangzf的博客

【桑山纪实】夜色的节奏 - 桑山 - 2008zhangzf的博客

  
 







  评论这张
 
阅读(89)| 评论(19)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