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2008zhangzf的博客

天空虽然没有鸟的翅膀,但我已飞过!

 
 
 

日志

 
 
关于我

桑山,原名张泽芳,第二届《龙魂杯》网络文学大赛现代诗歌类一等奖获得者、中国现代作家协会、中国铁路作家协会会员、中国诗歌网新疆频道副站长。为文为人具有理想化色彩,是一个怀抱梦想的人,一个执着追寻的人,一个不拘一格的人,一个童心未泯的人,一个忠于职业的人,一个心存感恩的人。

网易考拉推荐

【桑山原创】关于《乌铁文苑》的秋思  

2015-10-24 16:40:11|  分类: 自由诗怀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 桑山文抄 

 



 
 

 关于《乌铁文苑》的秋思

 

作者  桑山

 


    《乌铁文苑》在圈主晓犁君与彦州君的鼎力策划下,早已步入了西部铁路乃至中国网络文学的空间视野,这是一分欣慰、一分喜悦、一分精神动力。经历过夏秋时节的纷纷扰扰,老易、朱坤、文章、飘逸如兰等一大批铁路文苑的佼佼者率先垂范,圈内圈外孤岛、龙井湾、闵荫南、李枝荣等诗书画名家的文化熏陶,谊辉、齐峙、何树、小汤、澎湃、晓佳等铁路挚爱者的倾情泼墨,文苑有了生气,有了活力,也有了压力……这个苑囿怎样走过寒冬,迎来未来的春色呢?桑山意下抑制不住想把内心的私语抖落出一点声响。

 

定位——打出什么样的特色旗帜

 

    《乌铁文苑》只是强化具有浓郁铁路气息的文学苑囿,还是依托铁路四海通衢的平台打造一个向外发散的文学伊甸园呢?

    大家知道,《乌铁文苑》是有着浓郁的文化沃土的。咱们的《天山路》、《新疆铁道报》虽然是一个内部交流的刊物报纸,但它们点滴耕耘,曾经成就过许多文学梦,走出了李般木、杨子敬等一大批老一代的文化名家。

    在这些名家的示范引领下,形成了《柳园人》、《风区人》、《高寒站区人》、《国门人》等四部全方位素描乌铁精神的交响曲,鼓舞了西部铁路建设者,温暖了默默奉献的铁路精魂。

    浓浓的铁路味道,是我们曾经的诗,是我们共同咀嚼过的铁味文化。我们也曾经推出过震撼内心的电视片、电影片、歌舞剧,有过强烈的心灵撞击的快感……《乌铁文苑》依托这样的平台,起步应该是风雨心海任驰骋,逶迤山岳履平川。

    岁月荏苒,光阴如梭。到底还有多少文学动能像幸福的毛毛雨萦绕心头,浇湿我们精神渴盼的世界!

    近期,读《上海书评》927刊发的《文学与一座城市》有一个观点值得深思:“城市是文学的基石,它是一个落脚点。”进而推之,铁路是铁路文学的基石,它是铁路人一个不变的精神落脚点。

    《乌铁文苑》要不要担负起这面精神引领的旗帜,找到适合新时期精神需求的胃口,找到能够共鸣内外世界的触点,找到我们急迫需要破解的瓶颈束缚,大写出铁味文化,又酣畅着极富韵味的审美文化?

    旗帜,是奋力前行的目标所向,是所向追寻的精神闪光啊!不仅前行者在期待,追寻者在期待,就是审视者也在期待!

 

创作——推出什么样的文学产品

 

    每个人都有一个精神世界,每个人都有属于自己的伊甸园。我手写我心,这是大多数人的传统做法。有的成就了个人特色,有的却被内心的张力局限了发展空间。

    《乌铁文苑》作为热爱文学艺术的积极分子的精神集散地,要不要发挥示范引领的作用,通过推名家,推专题,推专辑,推专稿等等方式,一家出手,声声相传;一题出台,万方响应;一辑封坛,页页留香;一稿见墨,字字把味,一期期推出玉韵金声般的文学艺术精品?

    我从文苑的留言中看过不少人说晓犁君的诗读不懂,太深奥了。但我还是喜欢晓犁的作品,常常是随着他的诗歌游历了他所追逐的精神世界。我观晓犁的诗至少在当代是相当于金玉一般的作品。

    在今日晨读晓犁君《如果墓碑是本书,我竟忘记了点写标点(外四首)》的时候,我对他说:“一个诗人,站在大漠的尽头,把钟情的思绪冶炼成沸腾的篝火,点亮夜行的路,静静地体味逝去的、过往的、沉淀的、留存的、继续的故事,与他们对话,与他们恋爱,与他们一起承受时光流逝的冷冷暖暖与沸沸扬扬,把一个个深刻的标点楔入横斜斑驳的情感深处,让来来往往的风雨懂得流逝过的记忆与曾经踏响的足音并没有完全忘却。”

    不能说我能够准确读懂诗人、读懂诗人的诗作,但我们至少对那分有着深度的精神产品有过亲密的接触。如果不能进入诗人的眼眸与内心触及的世界去阅读,可能很多时候对诗人与诗读会是一头雾水,摸不到边呢。

    记得我们学过的《和氏璧》的故事吧,也叫做“楚山之璞”。用之于文学,也会像楚山之璞玉一样,走近了,就会发现珠宝;深埋土中,不去发掘,无人识之。既已得之,怀玉者惜之,赏玉者弃之,这不是玉的错。因为献玉者的身份使然,也因为持玉者方法使然。倘若是王公贵族献此璞玉,怎会有遗珠之憾呢!倘若是持玉者精心雕琢了,怎会有哭玉楚山之恨呢?

    所以,《乌铁文苑》既要引领创作者用心掘玉,还要指导持玉者精心雕玉,也要善于担当起献玉者的精神风范,以高贵之气登临大雅之堂,让一件件璞玉重见天日,大放异彩。

    能如此,则是《乌铁文苑》之大幸,更是《乌铁文苑》所有挚爱者、追梦者之大幸。

 

交流——展示什么样的文学争鸣

 

    在与文友探讨中国文学艺术发展史最具活力的几个时期的时候,我们都想到了文化自由的话题。当一个时期给予文学艺术以自由的沃土,就会像春天一般百花齐放,绽放异彩。但这种自由必然要有一种道德的自律、自觉和自然。观照每一次文化繁荣的时代都有一种绽放光芒的引领,它绽放的异彩都是远离世俗狭隘的精神烛照,争鸣的境界都是超越尘世砂砾的思路启迪。

    记得在上世界八十年代初读大学的时候我就喜欢阅读《作品与争鸣》,一直到九十年代初调到乌鲁木齐以后就渐渐地与它走得较远了。那时候,《作品与争鸣》这个空间确实能够给我们带来一些文学与审美的自由馨风。徜徉在那个美妙的世界,就像醉饮着珍贵的美酒,有滋有味,其乐融融。虽然以后这种氛围渐渐被美化了,被修饰了,被嫁接了,但它所播种的春天在很久的时空中都会开花结果,它所传递的审美思维在很远的路上都会竖立起指路风标的!

    我就直说了吧,在近期几次的《乌铁文苑》的争鸣中,我感觉还是缺乏一定的氛围营造,缺乏一定的实力储备,缺乏一定的涵养深度。说是争鸣,其实只不过是集聚的牢骚随心发泄、不成熟的观念随意晾晒。对于文学,对于艺术,对于作者,对于作品,缺乏深入的了解、解读和赏评与争鸣。我担心任由自由过分了,任由时间散漫长了,会把文苑整出个难以承受的尴尬来。

    我是真的喜欢文苑的百花齐放,百家争鸣,但也不希望在文学苑囿的空间掺杂一些低级趣味或者杀伐味较浓的味道。作为文学爱好者,希望有一颗明亮纯净的心,用自己对生命生活与生存敏锐的观察、洞悉、思考所得,感动、愉悦、引领每一个期盼美好的心灵,鼓舞颠簸前行的跋涉。

 

拓展——致力什么样的发展愿景

 

    昨夜,我在点评徐小汤先生转发朱坤先生的纪实散文《库车一瞥》时说道:“朱坤先生值得我们学习,心不浮躁,一心一意在捕捉新疆铁路动人的故事,他把生命中的精气神倾注在深爱的铁路。在追寻的路上,无论风雨,无论颠簸,不张扬,也不颓废,一往无前,佳作频频,值得一赞。”

    徐小汤也赞同我的观点,“很喜欢朱坤老师的这种文风,记叙中有感动,感动中有传说,在感动与传说中轻松读完,增长了知识,愉悦了心情。”

    彦州君则是带有一分更有意味的感受说道:“反正我拒绝酸腐,拒绝无病呻吟,我倡导充满温暖的,积极向上的,正能量的文学创作导向,能给自己,给读者以人性的温暖和启迪。”

    晓犁君在静静地观察后慢慢说出:“群里有很多内地的年轻人,都有着难得的创作精神,不张狂、不虚伪、不盲目,把对文字的爱,深深渗透到心灵与血液,是那种自然而然的爱,没有矫揉造作。”

    把这些文字和语录归纳起来无怪乎说明一个问题:《乌铁文苑》不一定要出什么文坛大家,但《乌铁文苑》是倡导自然朴实的创作,倡导贴近生活、贴近人性的创作,倡导有血有肉有灵性的创作。需要我们每个文学爱好者不急不躁,沉下心来,用心去捕捉、用心去铺陈、用心去泼墨、用心去炫彩、用心去讴歌……

    所以,我们每一个创作者,要有一颗不老的童心,时刻储备积极的能量,“以内心极为敏感的特质,紧紧抓住物象的本质,然后安放一个个想象的翅膀,以美学的情怀与拥怀自然的热烈磁场,带领一路的体验一起洋溢着诗的气质。” (桑山评云南诗人李艳琼的组诗《春的想象》)

    “所以,当我们把真心拿出来,一个文字一个文字去堆砌时,建的一定是富有情感的‘大厦’,给你路标般的能量。”(晓犁的夜谈心语)

 

升华——凝练什么样的文化精神

 

    我喜欢一首歌叫做《木鱼石的传说》,唱的是“有一个美丽的传说,精美的石头会唱歌。它能给勇敢者以智慧,也能给勤奋者以收获。只要你懂得它的珍贵,山高那个路远也能获得……它能给懦弱者以坚强,也能给善良者以欢乐,只要你把它埋在心中,天长那个地久不会失落。”这首歌对我一直是一分精神的催化剂,激励着脚步不断砥砺前行。

    再想起昨夜读王彦州先生夜谈感悟:“文学给失落者以心灵的慰藉,给失败者以战胜困难的勇气,给‘强者’以生命真实的劝告,如同鸡汤,养身健体;如同良药,治病救人;如同茗茶,静心提气;如同美酒,如醉如痴……文学,不同生活阅历的人,各取所需,这也是文学最大的魅力。”感觉到这就是文学艺术具有通灵的地方,不同的方式表述,却有着异曲同工之妙。

    在早晨的茶道心语中,晓犁君也结合自身的创作道出:“不管在什么时候,在任何困难下,都是文字在陪伴我,不怨天不尤人,把正能量进行传递,是文字的根本。”“文字,为我们的人性服务。不说为哪个阶级,最起码要为正义、善良、天地人伦服务。把万事万物与我们不可或缺的道德品行紧密的结合起来,以文字的形式去阐述,我想那段文字就是好的。如同人,天天生活在灰暗的阴影里,你什么时候都不会走出来给自己的羁绊。”

    所以,我们的创作,要站在人性的高度,写生命生活与生存中的所愿所感所思所悟,为自己点亮一盏灯,慢慢明亮着生活的角落,明亮着生存的夜空,使生命的光辉熠熠闪烁。

    所以,《乌铁文苑》一定要是一个传递正能量的地方,一定要是一个绽放文学魅力与审美情趣的地方,一定要是一个彰显着人性光华的地方,一定要是一个让人的精神有所休憩、有所安然、有所提升、有所皈依的地方!

 

20151024于乌鲁木齐







  评论这张
 
阅读(85)| 评论(2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