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2008zhangzf的博客

天空虽然没有鸟的翅膀,但我已飞过!

 
 
 

日志

 
 

【桑山原创】下里江  

2017-12-12 12:21:53|  分类: 心灵漫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这是一条不大的小河,说成溪流也可以。由南向北流着,出白羊,经三条小溪汇聚而成。一条从南边的江头一路而来,一条从东面的乌冲转道而来,一条从西面的龙塘迤逦而来,在眼前一任无拘的北去。
       转过沙边岗,转过牛栏头,转过凹上湾,转过槐花洲,从车头,磨田,芭蕉,一路北上,穿过新市街,无怨无悔地流进耒水,流进湘江,流进长江,流进东海……
       这是一条不大的河流,甚至在大河东流的乾坤间,还算不上一条河流。但它在我的心中却是一条大过天地间的大河。
       小的时候,这条河蜿蜒着从我们的垌口犁铧而动,每一个湾畔都有香椿树,都有放罾的平缓清流。闲暇间,落雨天,父亲会扛起偌大的鱼罾,落在水中,静静地等水中的游鱼。
       鱼是时常有的,即使半夜里,父亲也会把我们叫起,把他用心打回来的鱼用清水煮了,你一口我一口,味美着生活的味美。那时,日子虽然过得苦些,但想想有这样的生活,也是蛮有趣的。
       待到农业学大寨的时候,那时公社的徐书记有使不完的劲,雄心勃勃的,号召着全公社的青壮年劳力,办了几件大事。一是把山林变成林场,果木场,茶叶场。还好,没有在那些脆弱的山头上开垦梯田。
       记得那时我在江头中学读书时,读的就是农业大学校,书本就是挖山种田学机械,课堂就是田间地头山上,老师就是种田高手,育林高手,种茶高手。虽然我没有能够按照学校的培育扎根故乡农村,但我至今都懂得如何育秧,如何插秧,如何施肥,如何焙茶。
       另一件就是在江头龙夏冲修建水库。修水库是百年大计,到如今也是得到乡人的赞美的。那时修水库的同时,另一支劳动大军又沿库而下,逢山开渠架渡槽,一路向北把引水渠贯通到达槐花洲,这样就形成了一条天上的渠道,一条地下的河道。
       只可惜,这条天上的河因为各种原因一直没有听到河水哗哗流动的声响,有些地方的渡槽甚至成了残缺的风景。但无论如何,我的心里都为那种改天换地的浪漫情怀感动不已。每当我打从这渡槽下走过的时候,我都会久久地凝视,也想问问天空有什么感想。
       人工渠修好了,便是整治地上的河道,截弯取直,一任河流改变自然状态。从江头而来,河道每过各垌口的时候都是一条直线的河,原来的河道弯弯的美一以化之。记得有几次洪水,那被取直的河道硬是从原来的老弯道撕开了口子,依然故我地流在老河道的卧槽里。口子撕了堵,堵了撕,仿佛是在有意与人抗衡似的,直到今天,依然看见那些撕开的伤痕。
       河道取直了,人们便有了人定胜天的梦想,有了资源开发的梦想。在白羊,利用河道的落差,修建了一座小水电站,在牛垴头利用水流湍急的优势修建了一座小水电站。
       父亲就是这座电站的见证者,从建站,跑设备,学技术,到后来亲自负责发电,没日没夜地。虽然电压不够稳,但那可是我们自己发的电。也是从那时起,我们告别了煤油灯的时代。
       如今小水电站早已淘汰了,设备也早无影无踪了,但那个拦河坝却依然在。记得刚修建拦河坝的时候,我们这些天不怕地不怕的臭小子都一股脑的在那里练跳水,练扎猛子,练水上飘的功夫。
       起初,我是不会玩水的,小伙伴把我推下水的时候淹得个够呛,差一点都没有回过来了。再后来,胆子渐渐大了起来,技巧也慢慢懂了些。多年前在北戴河,我硬是在水上警戒区内飘了十天,那些浪一个一个拍过来,我也没有怕过。
       下里江流过垌口的时候,更多的是对农田的灌溉。尤其夏收秋播的时候,沿岸的田园都会竖起耳朵听她的流响,一旦暗哑了,枯竭了,就是田园的悲歌,稻子的悲痛,也会是庄稼人结仇生怨的导火索。
       记得小时候,为了抢水,两岸的亲人们扛起撅头,不顾后果地开打,伤的是同一片土地的亲情。我知道,这是不对的做法,但那时都想要维护自身的利益。虽然都是大集体,但小世界的生活不能不顾啊!在没有更好的办法解决的情况下,就用最愚蠢的办法了结。
       但更多的时候我还是看见那湾流积聚的河边,村里人捣衣洗菜的影子。有说有笑的日子从水边飘来,包括打情骂俏,包括逸闻趣事,包括家长里短……路过的影子有羡慕,有开心,也有懵懂的暗恋。听人说,村妇的俚语中就有朴素的爱情启蒙。可我却只启蒙了对故乡山水风情的爱!
       如今,饥饿问题解决了,贫困问题解决了,日子在一天天好起来了,可我的河却在孤独地流着,没有人与她诉说岁月里的故事,没有谁能够与她浆洗流动的波痕,没有谁能够与她沟通未来的愿景。
       有梦想的人走了,留下的是田园的荒芜,是山村的寂静,是炊烟的淡泊,是老屋的焦渴……如果能够回来,我多想做一条小鱼,把你的溪流湾畔搅动成生机盎然的味道。
       下里江,你虽然不是一条多大的河,但每每在梦回家的路上,都在心底里搜寻着你的记忆。你一如我的父母亲人,总是亲切地踏梦而来。我看见了你镶嵌在故乡垌口百年千年万年的执着,看见了你日夜潺流的生命馈赠,看见了你曾经回荡过的岁月风景。

20171212于天山脚下
  评论这张
 
阅读(210)| 评论(4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