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2008zhangzf的博客

天空虽然没有鸟的翅膀,但我已飞过!

 
 
 

日志

 
 

【桑山原创】故乡(组诗)  

2018-01-12 11:32:20|  分类: 自由诗怀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桑山原创】故乡(组诗)


《故乡》

油茶花还在开放
马匹兰草覆盖着冬天的山地
翠竹一片片摇曳
那些香樟树在云影里水影里
也在心影里
苦楝树脱光了衣服
一树的籽粒就像一肚兜住的孩子
曾经紧密一体的瓦檐
漏着的天窗
能够落下雨滴
也能够落下眼泪
水田早已入冬了
一面荒芜的镜子照不见回家的路
许多的影子重重叠叠
迎面远处的松树
乌青乌青地起伏在眼睛触目的视野
有些感觉
与墙壁上的苔藓一样

20180103下午于湖南耒阳东冲


《瓦片》

那些像风景的时光已经过去
一个门一个门拱起的瓦片
曾经遮蔽过风雨
也荫蔽过屋檐下生活的子孙
我捧着跌落一地的瓦片
就像捧着曾经的自己
梦里头一片片飞舞着吉祥的云

20180103下午于湖南耒阳东冲


《火塘》

久违的熟悉
在冬天的夜里亮堂
屋檐下架着的火塘里
柴火噼噼啪啪
那些旧椽皮旧门框旧楼枕
化作了温暖的炭火
为亲人们的晚宴
烧红自己
再添柴火的时候
也许就是亲人送别亲人的时候

20180103傍晚于湖南耒阳东冲


《香樟树》

叶子像打了蜡一样
身上能够榨出香樟油
可以驱蚊子
也可以醒脑筋
谁知道你像一把天大的伞
故乡在你的伞下
别离的人总想划着舟楫
回到你的身边

20180103夜于湖南耒阳东冲


《厅堂》

一进两进三进
在旧瓦屋构筑的村落里
延续着时间的威严
祭祀的猪头肉
不知道呈送过多少遍
生老病死的告慰里
还记得几次生命的悲欢离合
问询开眼的瓦片
那张膜拜的案几可在哪里摆设

20180103夜于湖南耒阳东冲


《村主任》

不是土地爷
却是土地爷
每次回去的时候
给土地爷叩头
到村主任家也要讲究
这次回老家
我有点变老了
一路上认不得行走的人
村主任住在城市里

20180103夜于湖南耒阳东冲


《邻居》

小时候
邻居就像一面透明的镜子
说的话做的事
甚至新人的月下浪漫
也都是公开的秘密

到后来
邻居家安了防盗门
吵闹的电视声
不知道是电视剧还是生活剧
精彩里分不出真伪

再后来
邻居家交待邻居家
村子里谁走了谁有喜事
帮忙通知一声
毕竟乡里乡亲的

现如今
邻居见不到邻居了
几盏孤灯
你喊不应我
我也喊不应你

20180103夜于湖南耒阳东冲


《乡村里的狗》

刚走到村口
就有一只老了模样的狗摇着尾巴
我不认识
估计它也认不出来者
但那分亲切里
好像等了很久很久

20180103夜于湖南耒阳东冲


《奶名号》

很多时候
喊奶名号成了做大事者的避讳
即使没有多大的身份
也感觉是大不尊
时间久了
没有人再喊奶名号
自己也把奶名号早忘到坳背韭菜园
路上叫我奶名号的是谁啊
在您佝偻着的身躯前
我的眼泪里流着深深的羞愧

20180103夜于湖南耒阳东冲


《故乡的味道》

踏上这片土地
熟悉的味道像灯火一样摇曳
不知那水里的鸭子
门前的鸡还懂不懂过去的习性
湾村变了
田野也变了
日子里的生活也变了
那些欢乐的笑在山坡上的学堂
早晨里声声的诵读和孩子们的嬉闹
就像雾色漫山的朝露
一分甜滋滋
一分苦滋滋
吸入肺腑的时候
总在翻阅从前的日历


《上学的路》

那条风雨里泥泞的路
用水泥和着卵石覆盖了
走过的脚印没有一只留下
我把奔波的脸投影在路边的小溪
希望有一点熟悉的涟漪
小溪安安静静
就像脚下的路一样无声无息
远处的小山一坐一坐连绵着雾霭
也连绵着竹林松枫香樟树
小路上走过的影子
曾经也是你的风景
过去上学的路
再也不是以往的情景


《姐姐》

母亲去世后
姐姐就是我的母亲
想母亲的时候
姐姐就是我的母亲
可是昨天的一声霹雳
只听见姐姐艰难的喘息
我那万里而来的呼唤
不能把你叫醒
这一生有缘成一家人
是天赐的福分
一旦看不见你了
就像没了妈妈一样

20180102子夜于湖南耒阳东冲


《小寒》

天都哭了
昨夜的雪今日的雨
朦朦胧胧的雾
把泪眼都模糊了
要是能够把天上洞开神明
那些弯曲的路上
一定没有悲情伤怀


《烟雨两茫茫》

一座座青山
一条条水道
一点点烟雨
就像一幅水墨的丹青
人在画中
生命的所有故事也在画中
只有断肠的时候
才知道烟雨两茫茫

20180105于湖南耒阳东冲


《空心村》

江南的村落
在过去是紧扎实的
一片瓦连着一片瓦
一根房梁与一根房梁犬牙交错
门墩里进出的风景
是一代代祈福的生息
禾场上一声呼应
多少繁荣在时光的传说里昌盛
当一颗颗心驿动了
瓦片也按捺不住自己的宁静
一条条大门挂着锁
一扇扇窗户见不到夜里的灯火
炊烟好像是南国的雪景
难得一回映入眼帘
池塘里的鱼看不见熟悉的影子
连水波也懒得兴起
几条老狗无精打采地匍匐在路口
想从远处传来的脚步声里
捕捉归来的信息
那些叽叽喳喳吵闹的麻雀
时时刻刻都在争论去留的问题
燕子来时
含泥的心一遍遍修复房梁里的漏洞
一到落雨的时候
不只是瓦片着急
那曾经遮蔽过的屋子里
串来串去的老鼠也有些难受
不可能生长的草生长了
不可能出现的苔藓赫然在目
一种方式为另一种方式呵护着村落的存在
多想有一天回头再来
将一片片青瓦重新检修
还让房梁连接房梁
阶级连接阶级
大门热闹着大门
所有的梦想在村落的家家户户升起炊烟
年年迎接燕子归来
喜鹊绕梁欢叫

20180106于湖南耒阳江头圩


《江南民居》

身上有钱了
却看不起生养的故土
风雨中的江南民居不知道落泪
零落的瓦片打得房梁也会生疼
曾经光溜溜的石板槽门
落满了灰尘
要不是有几只老鼠经过
谁知道是废墟还是曾经热闹的村落
也许我过分地多虑
但我依然敬慕我的祖先
不知那时的他们有钱没有
也不知那整体构画的村落建设是不是神仙点化的杰作
每一家都在村落里
每一户都不用湿鞋就能躲避风雨
那曲折回环的阶级走廊
将家族与村落的梦联结紧密
正门始终是正门
无论你多大的官多富的人多落魄的匹夫
都不敢有丝毫的懈怠
那些恭敬的心
祖先看得真切分明
不知为什么
这样一种美好的传承总不懂得珍惜
谁都想出人头地
谁都想压过别人的风水
谁都想打破祖先的惯例
一个完整的村落打开了许多的出口
门前的池塘不再是护佑村落的福地
肆无忌惮的垃圾一天天填满了祖先的胸口
天大的胆子吞没了神圣的家园
那些旧窗棂结满了蜘蛛
一口口天井倾斜着塌陷的屋檐
逃离的心一天天生出了厌倦
城市繁荣了
我的江南民居却也萧瑟了自己的魂灵

20180106于湖南耒阳江头圩


《孤独的山乡》

多少浮云在天上飘着
多少孤独在心里头无助
演绎生命传承的山乡
宽阔的水泥路少有车马喧闹
风摇动着竹林
叶子与叶子陪着雨点悄悄私语
溪流透亮着岸边的倒影
无声无息地走过
瓦屋塌落中的房梁
流着哗哗的眼泪
田园在田园里
忘记了过去的牧歌
林间的雀儿啊
是否还知道那些曾经熟悉的村语

20180106子夜于湖南耒阳牛江桐子山


《散落的架》

乡村的老屋
是用瓦片遮蔽的
一块块土砖
没有风雨的侵蚀
就是一座温馨的殿堂
一旦空心了
就像散落的架子
所有的结实都会腐朽

20180109夜于湖南耒阳牛江桐子山
  评论这张
 
相关小组: 新现代诗集
阅读(28)| 评论(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